2013-03-27第 8 期

游戏好声音

评论[] 人

导语

《轩辕剑》和《仙剑奇侠传》的游戏音乐,被玩家称为“轩音”和“仙乐”。其中的众多优美旋律已自游戏中独立出来,从编曲、演奏、填词到演唱,发展为一种新的文化现象。当哼唱起《蝶恋》或《三个人的时光》时,你是否曾好奇它们的作者究竟是谁? ,爱酷游|游戏新闻 福利

责编:峤
+收听

轩音与仙乐

左右编曲右手剧本

自己在写音乐时,真的最快乐、最幸福。透过写音乐,能见到艺术女神充满荣耀的脸庞

       1990年代末,在学长苏竑嶂的推介下,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日文系的吴欣叡加入大宇资讯,起初的身份是日文翻译和文编。自2000年的《轩辕剑三外传:天之痕》起,他兼任游戏编剧,及至2010年的《轩辕剑外传:云之遥》,“轩辕剑”系列十多年来的游戏剧情,大多出自他之手,风格上始终秉承着历史的厚重感和普世的价值观。

 

蔡明宏和吴欣叡

 

       绰号“毛兽”的吴欣叡被称赞为“左手会编曲,右手会写剧本”,他接手《轩辕剑》系列的音乐创作,是在苏竑嶂离职之后。苏竑嶂时任大宇资讯研发部经理,是“轩音”的奠基者,先后为《轩辕剑》前两作及外传《枫之舞》配乐,其中《墨者奔驰》一曲后被作为《轩辕剑》系列的主题曲,《修罗界》则被玩家评为该系列历代最佳战斗曲。

 

       苏竑嶂离职后,吴欣叡和曾志豪接过了“轩音”创作的接力棒,吴负责场景音乐,曾负责战斗曲。吴欣叡正式担纲的首部音乐作品是1998年4月为纪念大宇资讯创立十周年而发行的《轩辕剑黄金纪念版音乐CD》,他将苏竑嶂的众多经典旋律重新编曲,并加入了自己创作的若干新曲,如《神魔流转》。以这首曲子为起点,吴欣叡踏上了游戏音乐创作这条并不平坦的道路。

 

       有人批评吴欣叡“非音乐科班出身”,为《轩辕剑》系列所作的配乐欠缺专业性。这些质疑并未动摇他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的决心,因为“我觉得,自己在写音乐时,真的最快乐、最幸福,而且,透过写音乐,能见到上帝与艺术女神那充满荣耀的脸庞。一路走来,也看着自己从豆芽菜不懂几粒,到技术上一直不断有提升,并有玩家与自己的音乐生成共鸣,那种内心中之喜乐,实在难以言喻。想到这里,就觉得能有幸创作音乐,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我们的小小雄心

期望把中国、中东、中世纪欧洲三种曲风,统统用管弦乐团冶于一炉

      《轩辕剑三:云和山的彼端》(以下简称“《轩三》”)是该系列从DOS平台转向Windows平台的开始,是由传统的FM音源转向WAV音源的开始,同时也是吴欣叡第一次统筹负责整部游戏的音乐创作。

 

       由于《轩三》的剧情横跨欧洲、中东和中国三个风格迥异的文化地域,背景音乐无法通用,所以需要制作三种不同的曲风。“最初我们有个小小雄心,想把中国、中东、中世纪欧洲三种曲风统统用管弦乐团冶于一炉,不过限于时间上的考量,没能付诸实践。”吴欣叡说。

 

 

       尽管如此,游戏中的《大唐帝国》一曲仍然显露出了这一“雄心”的雏形。作为唐章的开篇配乐,该曲以琵琶和管弦乐团合奏,展现出大唐盛世的恢弘与自信。欧洲部分,吴欣叡加入了圣歌吟唱,如《威尼斯教堂》和《魔鬼的赞歌》,将伦敦合唱团与管弦乐结合在一起,令听惯了东方曲风的玩家初听之下颇有惊艳之感。

 

       中东部分,吴欣叡欣赏已故电影配乐大师杰里·戈德史密斯(Jerry Goldsmith)为电影《木乃伊》(The Mummy)创作的音乐,原本希望在这一部分加入中东乐器的演奏,可惜因时间关系,仅在《肯迪之家》和《石国牧歌》两曲中保留了原始构想,其余部分皆以管弦乐编写。

 

       “作曲靠的是灵感,因此常常日夜颠倒。”吴欣叡说。创作音乐时,他住在公司,天不亮便起床开工,听上千张CD以寻求灵感。一款游戏的配乐往往需要反复修改,花三四个月的时间才能最终完成。

让音乐引导剧情

回想《仙剑》启用的人手都不是大宇当时最顶尖的,整个专案一开始也不是很被看好

       《仙剑奇侠传》(以下简称“仙剑”)的英文目录名为什么是“PAL”?解释之一是,林坤信在为游戏写音乐时,交给姚壮宪的文件目录名为“PAL”,即“Paladin”(骑士)的缩写,这个名字遂被作为了游戏的目录名,沿用至今。

 

       在当时大宇资讯的研发团队中,林坤信被视为“通才”。他毕业于土木工程专业,精通音乐创作及编曲,擅长文编及游戏策划,熟悉基础美术,熟悉DeluxePaint、3D Studio Max、Preimere等软件,还懂得使用C/C++、DarkBasic、QuickBasic等编程语言。

 

       大学期间,林坤信勤工俭学,起先在一家软件店打工,后在当时DOMO小组专属音乐制作人杜乃迪的引荐下,进入大宇,认识了姚壮宪,开始为《仙剑》创作音乐。

       “回想《仙剑》启用的人手都不是大宇当时最顶尖的,整个专案一开始也不是很被看好及受重视。”林坤信说。起初,大家只是希望《仙剑》的音乐能够媲美“轩音”。

 

       当时的《轩辕剑》系列已经发售至第三款作品,由苏竑嶂领衔创作的“轩音”广受好评。尤其是1995年年初推出的《轩辕剑外传:枫之舞》,配乐磅礴大气,丰富巧妙,被认为“几乎达到了FM合成的极限”。

 

       半年后,《仙剑》问世,扭转了“轩音”一枝独秀的格局。游戏中的《桃花幻梦》、《蝶恋》、《蝶舞春园》、《雨》和《白河寒秋》等曲目,不仅旋律优美,且与剧情配合默契,甚至牵引着剧情的发展。 

       这些配乐的作者正是林坤信,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时的他是“试图让音乐引导导演者的风格”。

感觉对了才最重要

有时候哪怕只是设计一支笛子的独奏,也可以很美妙。

       “当时一位新同事入厕时愉快地哼着《仙剑》的曲子,害我站在一旁差点尿不出来。后来企划还问我是不是偷偷拿去夜市卖?为什么他搭电梯时也听到有人在唱?”林坤信开玩笑地说。

 

       在《仙剑》的80多首乐曲中,《雨》被公认为作曲、编曲和混音三方面结合得最好的配乐之一。这首曲子在赵灵儿祈雨成功及白苗族长为其开庆功会时响起,婉转动听,宛如天籁,表现了苗疆人民久旱之后迎来甘露的喜悦心情,以及赵灵儿为民请命、悲悯众生、母仪天下的形象。

 

 

       此外,作为支线剧情的配乐《蝶恋》,在玩家中间流传最广,不仅在《仙剑》系列的后续作品中被多次重新编曲,用作剧情配乐,更被众多仙剑迷填上了歌词,自编自唱。

       林坤信并不追求以高标准的设备加强后期,或花高价请交响乐团进行录制,而是强调音乐与游戏的搭配。他觉得,现今的游戏音乐常常缺乏独特性,大家习惯使用大编制的音乐,听觉上更为宏伟,但旋律与故事之间的关联却变少了,“这会变成这首曲子拿去别的类似的游戏用也很合适,听不出属于该游戏的独特性”。他认为,游戏内容始终是主体,游戏音乐的质感只要到达普通水平以上即可。

 

       如今,林坤信开了一家个人音乐工作室,承接游戏音乐的外包工作。面对市场对游戏音乐不断抬高的要求,他始终坚持“动听而合适”的原则。“哪怕有时候只是设计一支笛子的独奏,感觉对了才是最重要的,这即是我对游戏音乐的看法。”林坤信说。

御用战斗曲编写员

曾志豪:差不多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超喜欢音乐,觉得以后工作非音乐不可。

       自我调侃为“《轩辕剑》御用战斗曲编写员”的曾志豪,从小喜欢漫画涂鸦。中学时,他开始接触日本动漫歌曲,母亲发现后,鼓励他多听西洋音乐。曾志豪从此对音乐着了迷,从流行音乐到摇滚爵士,几乎无所不听。“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超喜欢音乐的,也觉得以后的工作非音乐不可。”他回忆说。

 

       在台湾高雄工学院就读期间,曾志豪是电子音乐社创社社长。制作毕业论文时,他所在小组的选题是开发一款游戏,他负责音乐部分,“那也是我跳脱想像,第一次真正实际去做音乐的经验”。这段配曲,后来成为了他面试大宇资讯时的作品。

       退伍后,曾志豪向父母借了10万台币,购买音乐制作的设备,开始以此为业。1997年,他听说大宇有职位空缺,便投了简历过去。“并不是刻意要走游戏配乐这条路,而是只要能从事和音乐有关的工作我就很开心了。很幸运的,从那时候一做就做到现在了。”他说。

 

       1998年,苏竑嶂离开大宇后,吴欣叡与曾志豪共同接手《轩辕剑》系列的音乐创作,曾志豪负责战斗曲。之后,他又先后参与过《仙剑奇侠传》、《大富翁》、《天使帝国》和《明星志愿》等游戏的音乐创作。“有时候回头去看过去的作品,常常会觉得很难听,因此比较满意的也都是最近这两三年的作品。”

 

       在为《明星志愿》创作主题曲的过程中,曾志豪结识了缪思特音乐工作室(Musit)的吕圣斐和骆集益。吕圣斐出任电影《海角七号》音乐总监,2008年,在他的推荐下,曾志豪为该片谱写主题曲《国境之南》。同年,他与《国境之南》原唱范逸臣、作词者严云农,共同获颁第45届“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项。

有决心才能长久

音乐创作是一条很孤独的道路,越孤独才越有可能做出好作品。

       “游戏音乐创作难,不是难在你写不写得出来,困难之处在于你写的东西是不是他们要的,甚至有时候他们也不清楚他们要什么。因为一般人对音乐的掌握度不是那么高,可能有想法但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所以才会有双方认知产生落差的情况。”曾志豪解释说。

 

       游戏开发的各环节,游戏音乐被曾志豪定位为“配角”,因为作曲时“不能天马行空的随性创作,一定要配合开发小组的需要,决定权在他们身上”。音乐创作一般在游戏开发的中后期进行,每次他都要同策划团队敲定方向后,才开始谱写。他还专门制定了一张表格,请游戏策划填写清楚,包括“这首曲子要不要循环播放”、“曲子有多长”、“运用时机”等内容。在双方均不确定的情况下,他会先创作一部分音乐让对方试听,反复沟通,反复修改,直至对方满意。

       音乐的创作过程并非如外人所想象的那般充满乐趣。缺乏灵感时,曾志豪会找些相关的音乐作品来听,让自己平静下来,重新构思情境。在他看来,“音乐创作是一条很孤独的道路,而且要越孤独才越有可能做出好的作品”。

 

       创作音乐时,曾志豪习惯把灯关得很暗,把不相干的思绪统统排挤出脑外,因为“如果没办法专心的话,根本没办法想出什么东西。所以在音乐创作的时候通常是很辛苦的生出一首又一首的作品,并不有趣……真的必须要很有决心才能在这一行走得长久”。

专注仙乐十余载

骆集益:一开始就确认了配乐是我的方向,所以听电影配乐会很用心,会买电影DVD回来看

       “认识小骆是从《仙三》开始,他是一个风趣但内向的人,合作至今,吵过几次小架,音乐的感觉与结果总是从争执中诞生,也聊了很多各方各面的生活话题。他见到了团队中很多为《仙剑》拼搏的人的成长;我也见证了他郁闷、烦恼、为心爱的儿子打拼与望子成龙的种种过程。我自己身为一个仙迷,我非常喜欢小骆的音乐,也曾经在公交车、网吧、地铁、餐馆、隔壁公司的员工甚至厕所听到人们的手机响起小骆做的乐曲。”2008年年底,在一篇《贺吕圣斐与骆集益击败<投名状>,获最佳原创音乐大奖!》的博文中,《仙剑奇侠传四》制作人张毅君写道。

 

 

       骆集益从学生时代开始对音乐产生兴趣。“我自己是一开始就确认配乐是我的方向,所以我听电影配乐我会很用心听,也会去买电影DVD回来看好几次。”他回忆说。毕业后,骆集益和朋友们一起学习电脑编曲,找懂行的前辈指导,边学习边创作。由于乐理基础薄弱,学习起来并不顺利,“我自己会想要把这些东西学好,可是我实在学得很慢,所以断断续续的,到现在就都忘记了”。

 

       这之后,骆集益和商育通、周志华、吕圣斐等人,共同组建Feeling音乐工作室,即后来的缪思特音乐工作室(Musit)。他们与大宇内部的林坤信、吴欣睿、曾志豪等音乐制作人合作,从《仙剑》一代的音乐CD开始,共同缔造了“仙乐”十多年的传奇。

配乐要考虑情绪的起伏

游戏配乐注重氛围的呈现,而电影配乐要对剧情的时间点

       《仙剑》一代的音乐CD中,《雨》、《蝶舞春园》、《桃花幻梦》和《比武招亲》等曲目,是骆集益在林坤信的FM配乐旋律的基础上重新编曲的。《仙剑二》的《余情幽梦》、《仙剑三》的主题曲《御剑江湖》、《仙剑四》的主题曲《回梦游仙》等“仙乐”的经典曲目,也都由他负责谱写。

 

       虽然为《仙剑》系列创作了很多优美动听的旋律,但“骆集益”这个名字真正被大众关注,还是在2008年,他为电影《海角七号》创作的配乐获得“金马奖”最佳原创配乐奖之后。

 

       观看《海角七号》时,很多人被片中的配曲《1945》的动人旋律所打动。骆集益说,创作这首曲子时,他在昏暗的灯光下,一边看电影画面,一边把自己想像成船上的日本教师,试着感受主人公的心酸与不舍。这种创作方式与他以往为游戏配乐时大不相同,“电玩配乐会先有画面或主题,会给你一些形容词来让你体会,只要注重氛围的呈现。但是电影配乐就要对剧情的时间点,每个点都要考虑情绪的起伏,然后会有时间上的限制”。

 

       骆集益并未想到《海角七号》会走红,获奖之后,他开始考虑将自己的音乐商业化。毕竟,在盗版猖獗、唱片市场不景气的大环境下,无论游戏配乐,还是电影配乐,均难以脱开本体而在市场上独立存活。

结束语

三个人的时光

       “在这之前,我从没觉得古筝、琵琶、二胡,能被演绎得如此有诗意,让人听了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真的是每一个音符都能触碰到你心灵中最软的一个地方。”有玩家如此评论《三个人的时光》。

 

       吴欣叡一人兼任编剧和作曲,始于《轩辕剑三外传:天之痕》,或许正因为此,这款游戏的音乐与场景的契合度才能臻于完美,尤其是这首《三个人的时光》。

 

       音乐之于游戏,究竟是附属品,还是也拥有独立的灵魂?十多年来,“轩音”和“仙乐”被无数游戏爱好者和音乐爱好者改编、填词、翻唱。从中,我们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