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2第 3 期

海盗湾十年传奇路

评论[] 人

导语

今年年初,瑞典林雪平计算机博物馆将“海盗湾”早期使用的一台服务器永久收藏。服务器的侧板上写着:“由这台服务器,衍生出了版权制度、言论自由等重大话题。支持者与政党团结在海盗湾旗下,发动了一场革命。”盗版,从来就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存在。 ,爱酷游|游戏新闻 福利

责编:峤
+收听

我的世界:Mojang的故事

海盗湾诞生

尽管海盗湾长期以来被中国大陆屏蔽,仍有1/3流量来自中国,中国网民是最大受益者

 

 

       2003年11月,瑞典斯德哥尔摩,下午三点,天已经黑了。郊区一套两居室的房子里,两名年轻人正在电脑前忙碌。这里的客厅被改成了办公室,没有电话,只有一台经常出毛病的传真机。卧室床下,放着四台深灰色的服务器。

这两名25岁的年轻人——弗里德里克·奈杰(Fredrik Neij)、彼得·桑德·科尔米索皮(Peter Sunde Kolmisoppi)——正与远在墨西哥的19岁程序员高特弗里德·萨特霍姆·瓦格(Gottfrid Svartholm Warg)交谈。中学时代,他们三人以破解并交流各类游戏软件为乐,2003年共同加入民间组织“盗版局”,专与瑞典的反盗版局作对。

 

       当时,互联网上有一个规模较大的BT下载站——“SuprNova”,创办者是斯洛文尼亚的一名18岁高中生。受此启发,这三个瑞典小伙决定做一个面向本国网民的BT下载站。

 

       “2004年,斯德哥尔摩,高特弗里德·萨特霍姆·瓦格家中,一台普普通通的电脑夜以继日地运转。通过专用软件及标准宽带接入,它创造出了一件人们最爱、最恨且最具争议的东西——‘海盗湾’。”今年年初,瑞典林雪平计算机博物馆将海盗湾早期使用的一台服务器永久收藏,服务器的透明侧板上如是写道。

 

 

       今天,海盗湾管理的BT种子已超过500万,包括音乐、影视、软件、游戏等,同时在线人数接近6000万。2009年,海盗湾制作的“全球用户分布图”显示,全站超过三分之一的连接来自中国。

       有趣的是,海盗湾长期以来一直被中国大陆屏蔽,无法被直接访问。尽管如此,中国网民仍然成为了这个“并不存在的网站”的最大受益者。

盗版独立日

海盗湾嘲讽律师函:“请允许我提醒你,瑞典不是美国的一个州,它是位于欧洲的一个国家”

       2009年,瑞典国家科技博物馆展出过海盗湾使用的一台白色服务器。这台服务器在瑞典警方的一次突袭行动中被查封,随后被博物馆以240美元的价格买下。

 

       对海盗湾来说,警察和律师的骚扰可谓家常便饭。网站上线不久,全球娱乐巨头及版权保护组织的律师函,便如雪花般纷至沓来。海盗湾网站首页,有一个名为“法律恐吓”(Legal Threat)的链接,点进去即可阅读这些律师函,发信者包括微软、索尼、苹果、华纳兄弟、美国艺电、世嘉等公司。

 

       这些律师函成为了被调侃的对象。在一封回信中,海盗湾写道:“请允许我提醒你,瑞典不是美国的一个州,它是位于欧洲的一个国家,美国法律在这里不适用。”

 

       海盗湾诞生在瑞典,并非偶然。瑞典法律对于制造和传播盗版的行为,处罚一向较轻。占据瑞典国会22个席位的左翼党甚至提交过“盗版软件共享和使用活动合法化”的议案,称“互联网文件共享就好比使用公共图书馆”。他们嘲笑说,若按照现行的版权法,瑞典全国的成年男性都该被抓起来。

 

       2005年,海盗湾迅速壮大,已拥有20多台服务器,每年的广告收入约16万美元。瑞典政府的不作为态度,激怒了美国的娱乐业巨头们。在美国电影协会(MPAA)等组织的联合施压下,美国政府要求瑞典政府必须对付海盗湾,否则便将瑞典列入世贸组织黑名单,予以制裁。

       于是,2006年5月31日,瑞典警方发动了对海盗湾的一次突袭。

 

      2006年5月31日,上午10点多,弗里德里克突然接到高特弗里德的电话。后者告诉他,警察包围了海盗湾服务器的托管机房。弗里德里克赶往托管中心,发现60多名警察已涌入机房,部分警察身着便服。

 

“你们是谁?在这儿干嘛?”弗里德里克问。

“你是谁?你在这儿干嘛?”警察反问。

弗里德里克通报了自己的姓名。一名警官说:“我们找的就是你。”

 

       中午时分,瑞典警方查封了海盗湾以及盗版局的所有服务器,包括路由器、交换机、传真机等,装了满满三车。弗里德里克、高特弗里德等人被带至警局问话,直到晚上才被释放。

       事发当天,美国电影协会发表题为《瑞典当局击沉海盗船》的新闻稿,称这次行动为版权保护事业的一座“里程碑”。美国电影协会主席丹·格里克曼说:“今天发生在瑞典的这次行动,向全球各地的盗版者们提了个醒:这个世界没有可以保护你们的避风港。”

 

       美国电影协会高兴得太早了。三天后,海盗湾重新上线,服务器被转移至荷兰。网站首页的海盗船标志旁边,出现了一行字母——“HOLLYWOOD”(好莱坞)。海盗船向这行字母猛烈开火,将它打得七零八落。

       为纪念这次事件,海盗湾把每年的5月31日定为“盗版独立日”(Pirate Independence Day)。

建党立国

盗版党已获得2个欧洲议会席位,其政治主张包括:改革版权与专利制度,尊重个人隐私

       警方查封海盗湾,令已经习惯免费下载的年轻网民颇为不满,加之美国被证明为此次事件的“幕后黑手”,更引发了瑞典民众的抵触情绪。

       6月3日,斯德哥尔摩、哥德堡两地爆发千人示威游行,抗议海盗湾被封。这次游行的组织者,是一个名为“盗版党”(Piratpartiet)的瑞典政党。

 

       盗版党原本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政党,注册于2006年1月1日。创始人里卡德·法克文格(Rickard Falkvinge)认为,现行的版权法已经过时,背离了鼓励创新的初衷,反而沦为扼杀文化、妨害自由、遏制知识共享的罪魁祸首;它所保护的并非创作者,而是处于垄断地位的大公司。

 

       海盗湾被封的消息传出后,里卡德立即行动,组织党员举行声援海盗湾的示威游行。盗版党的政治主张由此被广为传播,支持率也迅速飙升。

       2006年9月的瑞典大选中,盗版党这个成立仅九个月的政党共获得3万多张选票,成为瑞典议会外政党中最大的一个。瑞典并无实力强大的政党,政府往往由多党联合组成,因此,每个议会席位都至关重要。如果盗版党能够顺利获得议会席位,修改版权法的梦想将有可能成为现实。

 

 

       2009年,盗版党成员数增至2.8万人,成为瑞典第三大党,其下属的青年组织成为瑞典国内第二大政党青年组织。当年6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盗版党获得7.1%的选票,在欧洲议会中成功占据两个席位。

       2007年1月8日,英国《泰晤士报》刊登了西兰公国的一条“售国”广告:“这是世界上最小的国家,护照、货币、邮政和国家足球队一应俱全,同时拥有一览无余的海景和绝对保密的隐私。不过,这里的风的确大得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八位数以下的买家不予考虑。”

 

       西兰公国领土面积仅550平方米,相当于一套普通别墅,可居住面积仅55平方米,常住人口不超过五人。其前身是一座名为“怒涛塔”的海上堡垒,距离英国哈里奇港约11公里。二战期间,为防御德国进攻,英国海军在英吉利海峡上建造了多座堡垒,怒涛塔是其中之一。

 

       二战结束后,前英国陆军少校帕迪·贝茨盯上这座被遗弃的堡垒,于1967年带领家人登上怒涛塔,宣布占领此地,对其行使主权。英国法庭认为,该地属于国际公海水域,英国及其它第三国均无权干预其事务。

 

       尽管西兰公国至今未被任何其它国家承认,但它在某些方面的确具有独一无二的优势。设于此处的一家名为“避风港”的主机服务提供商宣称,由于西兰公国不是世贸组织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成员,不在国际版权法管辖范围以内,因此,存储在这里的数据不受版权和知识产权法规的约束。

 

       获知西兰公国待价而沽的消息后,海盗湾开设了一个专门的募捐网站,号召支持者向其捐款,用于购买西兰公国,创建一个没有版权保护制度的“理想国”,避开商人、政客和警察的骚扰。

 

       最终,海盗湾仅筹集到两万美元,与6500万英镑的报价相去甚远。尽管收购以失败告终,但海盗湾的“建国”梦想并未彻底破灭,他们宣称将在世界范围内继续寻找可供购买的栖身之所。

传奇延续

七千美元的鲜花、巧克力被送到教授家中,夫妻俩将礼物转赠左邻右舍,以体现共享精神

       2007年,海盗湾不断刷新在线纪录的同时,瑞典的司法检控部门也在逐渐收紧法网。2008年初,瑞典检察官向海盗湾三位创始人以及资助者卡尔·朗斯特罗姆提起诉讼。

 

       2009年2月,这起轰动全球的诉讼案在斯德哥尔摩开庭。原告阵容庞大,包括环球、华纳兄弟、米高梅、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哥伦比亚电影、百代唱片、索尼贝塔斯曼、暴雪、雪乐山、动视等娱乐业巨头。

 

       海盗湾的辩护律师强调,海盗湾服务器上并未储存任何侵犯版权的内容,它只是提供BT种子的存档、分类及搜索服务,为全球互联网用户牵线搭桥,让他们彼此建立联系,寻找并传输各自电脑上的文件。

 

       庭审进入第九天,68岁的斯德哥尔摩皇家技术学院终身荣誉教授罗杰·瓦利斯(Roger Wallis)出庭作证。他告诉法官,根据他的调查研究,互联网文件共享与唱片销量下滑之间并无必然联系。

 

       罗杰退庭前,法官依惯例询问,是否需要对他此次出庭的交通费等支出进行补偿。教授婉拒了,然后半开玩笑地说:“如果能寄些鲜花给我的妻子,那就太好了。”第二天,是他与妻子结婚38周年纪念日。

 

       法官拒绝了他的这一请求。很快,这个细节被密切关注此次庭审的海盗湾支持者们获知,并在互联网上迅速传开。当晚,约有近7000美元的鲜花、巧克力及礼物通过网络被订购,送至教授家中。夫妻俩将这些礼物转赠给左邻右舍,以体现共享精神。

00;font-weight:bold">海盗湾至今仍在运营,与追捕者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有数据的地方,就有海盗湾”


       2009年4月17日,斯德哥尔摩地方法庭作出一审判决:四名被告为侵犯版权者提供帮助,罪名成立,各判刑一年,赔偿原告共计360万美元。

       一审判决后,海盗湾的三位创始人提起上诉。2010年11月,上诉法庭驳回上诉请求,将三人的刑期减至四到十个月,赔偿金额增至650万美元。随后,三人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请求。

 

       2012年2月,瑞典最高法院拒绝受理上诉,维持原判。当年9月,高特弗里德在柬埔寨被捕,引渡回瑞典,入狱服刑,另两人目前仍在被通缉中。至此,这起轰动一时的诉讼案尘埃落定。

 

       但海盗湾网站并未停止运营,四年来,它一直与追捕者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

 

       去年3月,海盗湾官方博客宣称,正在试验“低空轨道服务器站”计划,准备将服务器和远程无线电发射设备,放在可长时间停留于空中的无人机上,发射至离地面数公里的低空处。“这样,要想关闭我们的系统,就只能打掉飞机。那将是真正的战争行为。”

       如今,海盗湾已放弃Tracker服务器,转向磁力链接。磁力链接技术不仅令资源的转移和恢复更为方便,而且令审查变得更加困难。去年10月,海盗湾官方博客还透露,未来将把网站转移至云端,以躲避监管。

 

       “云就是一切,无所不在,非实体化但很真实。有数据的地方,就有海盗湾。”他们向世人宣布。

结束语

有数据的地方,就有海盗湾。

       去年12月22日,以瑞典独立游戏制作人马库斯·佩尔森为主角的纪录片《我的世界:Mojang的故事》上市,DVD套装20美元,付费下载8美元。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影片发行后的第二天,拍摄者便将它发布到了海盗湾这个被影业巨头们视为眼中钉的网站上。

 

       这部纪录片由三位美国年轻人自掏腰包、历时两年拍摄完成。在说明文档中,他们写道:

 

       “我们希望成为它的第一个上传者。因为我们知道,它迟早会被人放到这里。最好的办法,是主动开启彼此间的对话。

 

       “盗版是一种生活方式,虽然短期内尚无法普及,还可能因此受到惩罚,但我们的态度比较现实。我们都用过盗版,有时不得不用。你可能没那么多钱,也可能想在购买前先试一试,或是对首发Xbox Live感到不满。这些理由都很好。……

 

       “我们只是三个想靠自己的兴趣爱好谋生的年轻人。我们热爱游戏,希望将游戏融入现实。如果你购买我们的影片,就是在支持我们的努力。请让我们继续走在这条路上,让我们拍出更好的作品。”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