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3第 24 期

“慈母败儿” 害了李天一?

评论[] 人

导语

近日,《一位父亲给梦鸽女士的一封信》在网上受到热捧,信中直指“把李天一送上被告席的正是梦鸽,他的母亲”。这种对梦鸽的指责,站得住吗?…,爱酷游|游戏新闻 福利

责编:峤
+收听

网友对梦鸽“慈母败儿”议论纷纷

客观地说,梦鸽在本案审理中的表现不利于李天一

梦鸽偏执的认为李天一无罪,为此无视事实

梦鸽参与了全部庭审,事后接受采访又对一些庭审情节言之凿凿、反复申明,表达时看似情感真挚,让人不容易相信她会撒谎。但是仔细辨别,发现梦鸽说的关键点又和事实严重不符。
 
比如她坚称“孩子们没有一个承认有罪!当庭孩子们没有一个认罪”。但海淀法院的通报明确指出“三名被告人对起诉书的指控不持异议”,也就是三名被告人当庭认罪。
 
再比如梦鸽指出被告人魏某在庭审时突然指认李天一打人,且是唯一指认者,而魏的指认源于其辩护律师李在珂背后教唆。梦鸽还指出李在珂所属律师事务所同时代理了两名被告人(大小魏)不合规,暗示李可能让大小魏串供来陷害李天一。可事实是,李在珂所属的律所虽然代理了两名被告人(这并不违反规定),但是两人中只有大魏指认李天一打人,小魏并没有。而与大魏的指认形成交叉印证的,是另一位被告人张某的庭上指认。梦鸽为何对张某的指认避而不谈?
 


李在珂的短信原文,梦鸽只公布了尾部梦鸽为了加强对李在珂的指控,还爆料说“李在珂曾用短信威胁我”,短信中扬言 “我今天让你笑,明天我就让你哭!”,后梦鸽公布了这条短信截屏,其中确有“我想看看你们笑过之后是如何哭的!”的字眼。
 
但事实是,梦鸽公布的这条短信被“掐头去尾”,脱离了语境。这条短信实乃李在珂发给李天一的辩护律师陈枢的并抄送梦鸽,是为了回击庭前会议上“陈枢和梦鸽对自己律所律师的嘲笑”。李在珂在这个案子中是否干净另当别论,至少梦鸽在曝光短信时刻意隐去语境,有存心抹黑他人之嫌。
 
梦鸽一味指责他人、为己方开脱的言行当然不止上述这几条,正如《一位父亲给梦鸽女士的一封信》中所言,梦鸽表现的态度就是“杨女士如何不对,小伙伴们如何不对,酒吧如何不对,法官如何不对……在他眼里,他没有错,错的是周围的一切”。
 
这种偏执对李天一的定罪量刑毫无用处,反而让李天一失去减刑机会如果这种指责和开脱能有利于为李天一脱罪减刑,那也可以理解。但是否认法庭的通报、否认得到交叉印证的事实、刻意抹黑对方律师,这对李天一的案情没有任何好处,法官又不会根据你在媒体面前讲了什么断案。而此前,梦鸽为了让孩子“无罪”迫使两任想做罪轻辩护的律师辞职,使李天一失去了减轻量刑的机会。
 
这种偏执却有一个关键的坏处,就是毁坏了李天一最缺少的“是非观”对犯罪行为的研究表明,大多数人由于惧怕受到惩罚而不敢犯罪,但少数人并“不吃惩罚这一套”,所以有些人在受到惩罚后仍接连犯案,成为累犯。对李天一最大的担心,目前来看已经不该是“他被判刑”(虽然本案还没有宣判,但李家翻盘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而是未来李天一获释后,他还很年轻,如何让他从此和违法犯罪绝缘?
 
上次他因打人被收容教养,获释后仅在本案中,就又有在金鼎轩吃饭时与人斗殴和殴打杨女士两次动武,这样的表现让人如何放心“他可以被改造好”?如何对他的未来有信心?李天一需要的是拯救,而不是袒护。
 

 
如何才能拯救李天一呢?
 
今日话题曾援引剑桥大学的研究指出:培养未成年人良好的是非观,是让其与犯罪绝缘的关键——是非观强的孩子服从法律,自控能力也比一般孩子好很多,相反那些没有是非观的孩子,人数不多却“包办”了大多数不法行为。可梦鸽所做的,是在培养李天一的是非观还是毁坏李天一的是非观?
 
那种强词夺理、对事实不认账、为抹黑对方断章取义且不提,单说李天一已经有了斑斑劣迹后,梦鸽还坚称自己的儿子“淡定、文明、干净、忠义、善良”(庭审后接受采访语),这是一种怎样颠倒的是非观?

此外,从本案的信息看,在警方审讯阶段,已经有多人供述李天一打人,李天一也承认,且这样的供述被法庭确认有效。在法庭上,李天一打人的情节又被两位证人交叉印证。可以说李天一打人的事实是难以否认的。但为了给李天一做无罪辩护,律师就必须诱导被告人翻供(这种行为不合法但属于中国司法辩护中通行的“潜规则”),李天一为了配合辩护策略极可能要撒谎。

 
李天一还可能怨恨“坏了自己好事”的人,据李在珂透露,梦鸽因为不满大魏的证词当庭指责自己后,李天一握着拳头对自己怒视。如果李天一确实有罪,而非要他配合无罪辩护的策略,那么这将加剧李天一是非观的混乱。

梦鸽的家庭教育,可能早就埋下隐患!?

对孩子的能力要求越高,孩子叛逆越深

经过梦鸽的多次“宣传”和媒体的报道,人们都知道了李天一是个“这也好那也好”的孩子,他学习好、英语好、音乐好、书法好、运动好……。梦鸽提到这些,意在表示孩子的优秀。但我们从中看到的却是:这孩子的童年该有多辛苦。


李天一的这些“特长”,真的是他所爱吗?经验告诉我们不可能。“琴棋书画无所不爱”,这不是孩子的天性,而是典型的由家长主导的童年特征。
这样的主导,为孩子的叛逆期埋下隐患。心理学认为,青少年叛逆的本质,是“想为自己做主”,童年期家长剥夺了孩子越多的自主,青春期孩子越叛逆,有无数的例子可以证明这一点。

英国心理学家苏珊·奎廉姆解释说:“问题的关键在于,神童们都拥有远超于他们年龄的特殊才智,人们往往将他们当成小大人看待,对他们的期望值过高,给他们施加了太大的压力,剥夺了他们和同龄人一起玩乐的机会,甚至不允许他们拥有普通孩子都有的某些行为习惯。等这些孩子一进入青春期,他们所受到的压力将全部释放,变为反抗,从而引发各种问题。”

另一方面,梦鸽对孩子的人格却非常放纵

与梦鸽对孩子能力培养的重视相反,她对孩子的人格培养似乎并不上心。否则,为什么李天一在持续的违规驾驶,创下了惊人的违章记录,并因驾驶纠纷打人被抓后,仍能获得违规驾驶甚至酒驾的机会?

 


健全的人格包括对规则的尊重。曾担任美国和英国犯罪学会会长的大卫·法林顿强调规则对青少年的重要性:要为孩子制定家规,并奖惩分明。

但梦鸽似乎是反其道行之,在李天一做出了违章、泡吧、淫乱这些违规的事情后,梦鸽讲得更多的是为李天一犯错后的表现“欣慰”:“我儿子说得非常好,这都是有录音像的,所以我心里很高兴的什么”;“他非常淡定,非常知错, 非常文明”。
这样的表态,倒成了对孩子肯定和鼓舞为主,奖罚颠倒了。

需要警惕“母爱”下的虚荣

打造李天一的光环,只能满足这个家庭的虚荣,对孩子没有好处

中国人爱讲“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认为无论父母做什么“都是为了孩子好”。这些“俗话”经常“毁”人不倦。
拿李天一的家庭来说,父母重视孩子的能力却轻视孩子的操守,孩子得到的是辛苦的童年和失败的人格,父母这样的“对孩子好”,究竟“好”在哪里了?

 


要说“好”,是父母的虚荣得到了满足。梦鸽和李双江组成的家庭,有钱、有权、有名,这些因素让人羡慕,如果能有个优秀的孩子,这个家庭就完美了。于是,李双江夫妇着手“制造”一个“优秀”的孩子,他们让孩子上名校、去国外留学、开自己的演唱会、接触冰球这种前沿运动……,他们让孩子成为拥有诸多技能的“少年天才”,他们对孩子的人格失范轻描淡写,对孩子的一点点“懂事”不吝溢美。
拼命维系李天一的光环,展现的是“伟大的母爱”,还是对家庭虚荣的不舍?


梦鸽在本案中的表现,让一些人对她刮目相看,认为她为了孩子“豁出去了”、为了孩子“拼了”。可这样的“母爱”中有相当一部分(比如在媒体面前撒谎),又实在对李天一有害无利。


这不禁让人疑问,梦鸽偏执的认为李天一无罪,将事情定性为——李天一只是犯了小错(“是你情我愿,做了一个不好的事情”),而她的孩子根本上还是个好孩子——到底是为了维系自己“好家庭”的虚荣,还是真的为孩子着想?

结语

偏执有一个关键的坏处,就是毁坏了李天一最缺少的“是非观”!

以“天才少年”始,以“问题少年”终,这是家庭教育的失败。这种失败,源于父母之“爱”多了几分喧哗,少了几分深沉。

 


“教育孩子,不能单纯靠‘养’,不是吗?如果养大了一只凶猛的野兽,还不如尽心尽力去喂一只猪。”赵炎措辞犀利地说,疼孩子,让孩子拥有一个舒适的成长环境,本没有错,但为人父母者也应负起相应的管教责任。“任劳任怨、克勤克俭等大道理,我们就不说了,对社会有用、对他人有用这些人生小道理,却是必须要给孩子灌输的。孝道和顺存,洁身和谦卑,敬畏和感激,一个也不能少。”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